指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指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朝严嵩魏家阁老顾秉谦-【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49:06 阅读: 来源:指环厂家

顾秉谦(公元1550-?年)明朝天启三年正月至六年九月(1623-1626年)任东阁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建极殿大学士,担任正副宰相3年半多。

明末天启年间,太监魏忠贤擅权,大发淫威,一手遮天,草菅人命,并与东厂、锦衣卫特务狼狈为奸,滥杀无辜。顾秉谦则百般献媚邀宠,庸劣无耻,奴役般地曲奉魏阉,丝毫没有点骨气,并助纣为虐,被时人目为“当朝严嵩”,讥称他是“魏家阁老”。

卖身求荣儿子认魏忠贤为干爷爷

在苏州宰相中,顾秉谦是最不光彩的一位,他这个宰相完全是靠出卖灵魂换来的。

顾秉谦是率先投身魏忠贤的朝廷大臣之一。通过攀附阉党魏忠贤,他得以飞黄腾达,当上宰相首辅。天启二年(1622年),魏忠贤因擅弄权柄,曾遭到福建道御史周宗建(苏州吴江人)等联名弹劾。魏忠贤一看苗头不对,仅靠内廷力量不行,必须扩大自己热力,于是“谋结外廷诸臣”。权欲熏昏的顾秉谦与魏广微率先诌附,投入魏忠贤怀抱;霍维华、孙杰之徒紧随其后,“从而和之”。

顾秉谦庸劣无耻,朝廷有一举一动都拟旨归美于魏忠贤,“褒赞不已”。为了紧紧攀附魏忠贤,他竟厚颜无耻,认贼作父,甘当奴才。有一次,他带领着儿子去给魏忠贤叩头请安,说道:“本来是我想要拜依您膝下的,但是,恐怕您老人家不喜欢我这个白胡须儿子,所以我就叫我的小儿子来认您爷爷了。”真是极尽拍马奉承之能事,让人肉麻,令人作呕。然而,魏忠贤也不觉得有半点难为情,竟然颔首认可。当时,顾秉谦的儿子还是个小孩,浑身乳臭未干,只因认了魏忠贤爷爷,当即授予“尚宝丞”之职。“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天启三年(1623年)正月,顾秉谦以原官礼部尚书兼任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同年七月又晋升为太子太保,改文渊阁大学士;十一月,晋少保太子太傅。太保、太傅都又是辅导太子的官,虽然没有实职,但表示皇帝对大臣的恩宠,这当然是魏忠贤的功劳。天启四年十二月,顾秉谦晋升少傅太子太师、吏部尚书,不久又改建极殿大学士,成为首辅。

顾秉谦成为“魏家阁老”之后,声势赫赫,不可一世,凡是令尹路过他家门前必须下轿徒步,否则性命难保。

天启四年(1624年)六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杨涟经过充分酝酿准备,将魏忠贤在内外廷的种种非常表现与所作所为,概括为二十四大罪状,上疏弹劾。魏忠贤十分害怕,跪在皇帝面前泣诉,并扬言要辞东厂之职;串通客氏帮忙辩解,明熹宗懵然莫辨,于是安慰并挽留魏忠贤,对杨涟则严加斥责。魏忠贤又吩咐死党魏广微在皇帝面前暗中疏通,说他的好话;而顾秉谦认为杨涟疏中指责魏忠贤一手遮天,力阻首推孙慎行等,其中“以锢其出,岂真欲门生宰相”之语是讥讽他,十分恼怒。当时正好是孟冬庙且颁朔,魏广微因偃蹇而晚到,御史黄尊素、李应升、给事中魏大中、兵部尚书越彦等70多人联名交章弹劾魏忠贤不法,并且涉及客氏;国子监祭酒蔡毅中率全体师生千余人也请追究魏忠贤。最终结果,皇帝都不予以采纳。

助纣为虐亲手汇编《缙绅便览》

魏忠贤虽然知道有皇帝这把保护伞,但不把反对者赶出朝廷终究是不行的。他暗底里与顾秉谦合谋联手,决意“尽逐诸正人”,排除异己分子。顾秉谦充当急先锋,将举朝官员逐一排队,亲手编辑了一册《缙绅便览》,凡是要排斥的,按重点主次,在名单旁都用墨笔分别加上三点、二点、一点,其中要重点打击的有叶向高、杨涟、魏大中、李应升、缪昌期、姚希孟、高攀龙、左光斗、周宗建等百余人。他将名册秘密交给魏忠贤,将他们全部指为“邪党”,

并按照册子上开列的名单,逐一罢官赶出朝廷。这些位置空出来后,全部由太监接替,“由阉人王朝用进之,俾据是为黜陟”。魏忠贤得内阁为羽翼后,更加嚣张猖狂,顾秉谦、魏广微曲奉魏忠贤,名副其实地成了魏家的走狗,并充当起助纣为虐的角色。

顾秉谦与魏忠贤相互勾结,陷害忠良。据《明史?阉党传》记载,他自从天启四年十二月当首辅至六年九月去位,朝廷忠实、正直的大臣遭到陷害,那些所谓“罪状”的票拟行文大都出自顾秉谦之手。

在血腥镇压的同时,魏忠贤、顾秉谦等为了钳制天下人之口,采用混淆历史是非等办法,对万历、泰昌、天启三朝年发生的重要案件进行全面翻案,其中梃击、红丸、移宫“三大疑案”,一直是天启朝争论的热点。为了钳制天下人之口,以朝廷名义修纂《三朝要典》,顾秉谦担任总裁,领衔组织人员编写。天启六年(1626)正月开始编纂,同年八月刊刻颁行天下,书的卷首冠以皇帝的御制序言。

政治上的堕落,必然导致生活上的贪婪。天启五年,顾秉谦主持会试,全家人出动,对应试者大索贿赂,闹得满城风雨。同考官魏广微准备揭发,顾秉谦便派人给魏送去好处,进行拉拢。丑事虽被遮住了,却堵不住受害考生的嘴,高喊“顾贪”、“魏昏”。顾秉谦的所作所为,被人指为当今严嵩。

魏广微因同乡同姓结交攀附上魏忠贤后,权欲胃口越来越大,与魏忠贤商谋,分割票拟权。明朝制度,内阁接朝臣奏章,即用小票写所拟批答,再由皇帝朱笔批出,名叫“票拟”。但票拟只出首辅一人之手,次辅、群辅仅参议而已。顾秉谦心里明白,魏广微违背祖制,要分割票拟权,分明是向首辅进攻,同党倾轧,自感不安,于是接连3次上疏乞休,天启六年(1626年)九月乞归致仕回到家乡昆山县城玉山镇。

八旬丧家犬客死在异乡

顾秉谦是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乙未科二甲第十名进士。天启元年(1621年),晋升为礼部尚书。在这平淡而漫长的26年间,他基本上做到了安分守己,默默无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应该说是官场里很正常的事。

那么,一个从小受到儒家正统教育,饱读圣贤书,又按正规道路走来的顾秉谦,怎么会与太监魏忠贤搭上,并死心塌地为阉党卖命的呢?这要归结于当时腐败的朝政与他个人的品德。

顾秉谦为一己之利,助纣为虐,但毕竟熟读孔孟之书,心中难免也有一丝善念。曾在苏州老乡徐如珂的刺激之下,也算做过一桩对苏州有益的事:天启六年(1626年)二月,因提督苏杭织造太监李实诬劾,魏忠贤下令逮捕前应天巡抚周起元、吏部主事周顺昌、左都御史高攀龙、谕德缪昌期等东林党人。三月十六日,魏忠贤派东厂缇骑到苏州逮捕周顺昌。苏州老百姓原来对织造太监李实、巡抚毛一鹭等“阉党”恨之入骨。缇骑到苏州后,气势十分蛮横,索贿凌轹者百端,杨廷枢与王节、刘明仪等具呈应天巡抚,为周顺昌申理,毛一鹭拒弗采纳。苏州府、县以军队保护缇骑为由,于夜间带走周顺昌。十八日,苏州城里及四境村镇百姓不胜愤怒,颜佩韦等拥入官衙,并打死旗尉一名。毛一鹭惊惶逃走后,大张其事,报告朝廷。颜佩韦、马杰、沈扬、杨念如、周文元为保护群众,挺身投案。

当时正在朝中任光禄卿的徐如珂,看见“报帖”后大惊,马上奔走穿梭,彻夜不寐,拜谒有关大臣,请求缓封“报帖”,不要马上报告皇帝。然而,魏阉知道厂卫被殴毙的消息后,大发雷霆,气怒万分。而当时的朝臣大半是仇恨“东林党”,正想借此机会一网打尽,所以都以危言煽动阉党,说:“吴民为乱!”并商议派军队全部镇压。徐如珂独自倡言于朝,反复抗辩,最后以全家百口具状,力保吴民不反。然而,愤怒的阉党根本不顾这一切。人们都知道魏忠贤决不会轻易罢休,当阉党要屠城的消息传来,苏州人都处于万恐惊慌之中,“屠城就要开始了!”整天不得安宁。许多城里人纷纷移家逃离出城,避难乡下。

此时,徐如珂想到了顾秉谦,此事惟有首辅之力才能制止阉党。徐如珂知道顾是魏忠贤死党,对东林党恨之入骨,因此不用厉害的话是说不动的,于是派人对其家人说道:“吴人闻有旨屠城,票拟必出自你家宰辅。如果此事当真,百姓就准备先往昆山焚烧你们的老宅,然而后再死!”顾秉谦一听,果然害怕起来,当夜就到徐如珂住处问计,徐如珂说:“你刚做宰辅,而大祸及家乡故里,这谁能原谅?而现在东厂惟你是听,何不急忙制止他们,就可以免祸。不过你要知道众怒难犯啊!”顾秉谦不得已,入见魏忠贤,“跪请者数四”,说:“苏州是钱粮重地,如果都把苏州人杀了,那国家赋税哪里来!”魏忠贤听后怒气开始慢慢散退,最后同意处死为首者,其余不问。苏州老百姓终于免遭了一场屠城之灾。

首鼠两端的性格,是顾秉谦之类的弱点。但须知一旦作恶,也就难以回头,最终必须付出代价。崇祯皇帝即位后,开始清算阉党。天启七年十一月,魏忠贤在凤阳自缢而死。崇祯元年(1628年),朝廷言官联名上疏,列数顾秉谦当年与魏忠贤狼狈为奸的种种罪证,要求追究查办,于是朝廷将顾秉谦削籍,列入“逆案”处理。后来,顾秉谦花钱赎为平民。

崇祯二年七月十三日,昆山老百姓积怨暴发,由成林等人带领冲到顾秉谦家,将房舍居室及家资全部焚烧一尽,昔日豪华的顾家大宅化成一片白地。年已80岁高龄的顾秉谦,仓皇逃跑,窜到一渔船上才得以免遭一死。在百般无奈之下,如丧家之犬的顾秉谦只得将4万两窖藏银献给朝廷,才允许寄居他县,最后客死在异乡。几经周折,顾秉谦的棺材才允许运回昆山,然而30年没有入土落葬。后来草草入土安葬,但不久又遇上盗墓贼,将其尸体掘出并焚烧。

反斗三国安卓版

皓月屠龙下载

305彩票app

项羽传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