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指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亚投行从使命制度管理机制人才面临挑战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6:17:29 阅读: 来源:指环厂家

亚投行从使命、制度、管理机制、人才面临挑战

一位在世行有多年工作经验的现任官员表示,亚投行从使命、制度、人才、治理结构等方面都面临一定的挑战。“成立一家机构难,把一家机构办成功更难。动员别人参与难,参与以后能够共同努力,和谐相处,为共同的目标奋斗更难。”

2013 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先后出访东南亚时提出了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倡议。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53个国家和地区加入或表示可能加入这家由中国主导的银行。

由于亚投行将拥有1000亿美元的法定资本,它将成为继欧洲投资银行、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之后,世界上最大的多边开发银行之一。而围绕亚投行建立所激起的千层涟漪却远远超出了一个银行所能承载的。金融、产业、外交、国际格局,从补充现有的亚洲发展资金池到挑战国际金融秩序,从满足“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庞大的基础建设投资需求到转移中国的过剩产能,从分化美国的盟友关系到建立新的国际秩序。

亚投行寄寓着无限的想像。

超出原本预期

国际效应是亚投行近期备受关注的最主要原因。

4月3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波兰外交人士向本报表示,波兰已于3月31日正式提交了意向创始国申请函。至此,亚投行成员国又深入到了新的区域——一带一路沿线的中东欧地区。

“目前的发展连中国自己都没有想到,最开始的预期是20-30个区域内成员国。”一位欧洲资深外交人士向本报表示。

该资深外交人士从去年开始见证并参与了亚投行的建立过程。他表示,从去年夏天开始,亚投行临时秘书长金立群就开始频繁在欧洲主要国家走动。2014年10月24日,21个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创始协议以来,诸多欧洲国家就开始更加积极的希望能够加入到进程之中。在3月12日英国宣布加入之后,意向创始国申请呈现了井喷的趋势。

“现在的成果是喜忧参半。喜是意料之外的外交大胜利,忧就在于仍未做好准备协调这样为数众多风格迥异的国家。”上述外交人士表示。

一位在商务部工作多年、现任职国际机构的中国官员向本报表示,此次多国的加入与中国此前十年积累的发展有直接关系。但他表示,一个基本的定位是亚投行最关键的问题。

使命、制度、人才的挑战

有海外媒体提出“中国的布雷顿森林时刻”已经到来,认为已经运行了71年的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即布雷顿森林体系,即将被中国倡导建立的新秩序取代。

上述世行官员认为,把亚投行看作是颠覆国际金融体系框架的一种手段,以为中国可以绕过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框架,过于天真。符合国家和全局利益的战略,应该是继续努力争取在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地位的提升,促进这些机构治理的改革,同时努力把亚投行的事情扎扎实实地办好。

中国进出口银行前董事长李若谷也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表示,亚投行不应与布雷顿森林体系放在一起比较,两者的功能是不一样的。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估计,亚洲地区基础设施每年需要七八千亿美元,因此亚投行只能发挥一个补充的作用,“我们只是希望亚洲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够做得更好一点,能够把这个蛋糕做大。”亚投行内部人士称。

各国是否加入亚投行、中国是否能够搞好,都是政治和经济的较量。

一位在世行有多年工作经验的现任官员表示,亚投行从使命、制度、人才方面都面临一定的挑战。“成立一家机构难,把一家机构办成功更难。动员别人参与难,参与以后能够共同努力,和谐相处,为共同的目标奋斗更难。”

而上述国际机构任职人士表示,尽管目前亚投行结果出乎预料,现在正是运作的好时期。“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万事俱备才开始。”

“新国际秩序”:

中国的?全球的?

在制定一个组织的行为准则的时候,主导的思想成为最重要的决定因素,将影响整个机构从规则制定到具体的项目实施。

目前对于亚投行使命的理解,一个是认为亚投行以及“一带一路”的最终目标是推进中国从储蓄金融资产到产能的海外扩张,而另外一派认为应该更加顾及区域的长远利益。

上述世行人士表示“全球视角下的新国际秩序”,更符合崛起的中国的长远利益。

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李稻葵认为,亚投行的使命应该定位于为亚洲地区的广大民众谋求长期经济发展和繁荣,换言之,亚投行不是为中国的狭隘利益服务的,它的目标是带动周边国家经济的长期发展。

“如果中国可以在亚投行框架之内,切实的促进亚洲周边国家的发展,那么将来中东、非洲和拉美也很有可能会在感召下加入中国制定的框架。”李稻葵指出。

管理机制两难

把握大方向后,最重要的管理问题仍待解决。根据本报独家消息,亚投行下一次会议将于4月底在北京进行。届时,各个创始成员,从挪威到以色列,从中国台北到埃及,将在同一张会议桌上就亚投行的管理模式、投票权等等,进行激烈的讨论。

分析显示,目前的多边机构有几种权力分配模式。一种是包括IMF、世界银行在内的,决议通过需要成员投票,投票份额将取决于股权、GDP等因素,有事实上的联合否决权的管理模式;一种是如APEC,纯粹以成员国协商一致的产生共识的方式。

后者将难以达成任何决议,而前者又可能出现一家独大或利益集团控制等问题。

“治理模式非常需要智慧,”上述国际组织工作人员表示,“中国首先应该确定不希望亚投行成为什么样子,那就是已经明确的不希望成立另外一个裙带关系严重的亚开行或者世界银行。”

各界对中国的疑虑随着银行筹备过程的透明和参照国际标准已经渐渐消除。“如果参加国家仅限于实力弱于中国的东盟国家和巴基斯坦等发展中国家,大家还有疑虑。那么,选择随着欧洲国家的加入,这个银行显然不太可能走上那条老路了。”一位欧洲外交官表示。

一位看过亚投行协议版本的资深外交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亚投行目前草拟的章程与世界银行的章程比较相似。

治理结构以外,如何提升银行运作的效率,如何对贷款的风险进行控制,如何保证项目的社会和环境效应,保证公共采购的公开透明等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五岳乾坤变态版

雷神战纪

亚瑟神剑无限版

彩库宝典哪里可以下载

相关阅读